“咦,邪妖消失了?”

“奇怪,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?”甲貅王、赤翼猴它们俱都尖叫起来,大惑不解,关横却道:“不过是小小的障眼法而已,小子,你过来。”

后半句话,他是对那个独角兽人少年说的,对方走近时,关横继续道:“马上用木灵智眼搜查附近区域,你立刻就能有所察觉。”

“是,关大哥。”

少年明白关横要找到邪妖轻而易举,而让自己用智眼来,则是要考验自己领悟了这只眼睛多少功用,于是他立刻释放智眼的光芒,“唰唰唰!”眨眼工夫,木灵智眼便已经将周围方圆十丈内扫视了一圈。

“血瞳邪妖在那里!”倏地,少年伸手一指左前方十余丈外,关横微微一笑:“正确,来呀,把那个家伙给我堵回来!”

“嗷呜呜——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四只狌狌立刻尖啸着挟风飞窜过去,“呼!”眨眼工夫,狌狌们化为伥鬼巨掌狠狠拍落在地,“轰!”下个刹那,地面上出现了巨大无比的掌印,正好震飞了就在咫尺距离的血瞳邪妖。

“噗!”狂喷血雾的邪妖顿时飞向半空,划出一道弧线之后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“骨碌碌——”霎时间,倒霉的血瞳邪妖翻滚到了蛮鬼王、荒域骨魔身边,正好是自己原先站立的位置,丝毫不差。

“我早就说过了,你们跑不了,除了等死之外,你们三个今天不会遇到任何奇迹。”关横此时好整以暇的说道:“要怪就怪你们自己送上门来找死。”

“好了,废话我也不多说了。”稍微顿了顿,关横这才开口道:“荒域骨魔,我要繁星焰的火之本源,乖乖交出来,我还可以让你死得轻松点,否则,就是酷刑加身,你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想、想要繁星焰?!”闻听此言,荒域骨魔气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,这家伙随即歇斯底里的狂吼道:“繁星焰是我的、是我的,绝对不会交给你!”

“好,够硬气。”它这话一出口,关横也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那我也不介意从你的尸体上搜找繁星焰的下落,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“你以为吃定我了吗?不要忘记了,这里是我的骨魔殿,是我的地盘,休想在我这里逞凶!!”

发了疯似的荒域骨魔怒吼着,而后猛然抓住自己的骨杖狠狠戳进脚边地面,随即咆哮道:“万年骨髅妖,快给我出来!”

“轰隆隆——轰隆隆——”霎时间,附近的地底传来了阵阵沉闷轰鸣。紧接着,就是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有个高达数丈的巨大骷髅从地底破土而出,这家伙昂首狂吼一声:“嗷呜!”

这吼声瞬时震得前方不远的后殿颤抖摇晃,土石砖瓦不住噼里啪啦坠地。

紧接着,这巨大骷髅,也就是万年骨髅妖朝着地面狂笑道:“哈哈哈,荒域骨魔,你可是好久都没有召唤我了,怎么,难道又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吗?”

“废话少说,赶紧替我解决面前的强敌!”说着,荒域骨魔指着关横他们大吼道:“给我杀了这些家伙!”

“哼,你的口气越来越缺乏恭敬的意思了,别忘了,我帮你只是迫于‘灵契’誓约,但你要想驱使我,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。”

万年骨髅妖此刻冷冷说道:“我的祭品在哪里?说好的,每次让我出手,你就得献出两个活祭品给我,这是最基本的条件,你应该不会忘记吧?”

“祭、祭品?我没忘记!”最开始,荒域骨魔吓得一愣,紧接着,这家伙的目光就落在了血瞳邪妖和蛮鬼王身上,于是丧心病狂的指着它俩嚎叫道:“它们、它们就是祭品!”

“呃?!”蛮鬼王和邪妖听到这话顿时气得吐出一口老血,这二位万没想到,自己好心好意留下来帮忙,竟然落了一个被荒域骨魔当成活祭品出卖的下场。

“骨魔,你、你……”伸手指着对方,石化蛮鬼王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,哆嗦着说不出话来,血瞳邪妖跺着脚痛骂:“畜生,我怎么就没看穿你这天杀的黑心呢?”

“哼,你们两个还别把话说得如此难听,二位之前算计我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,算人终算己,你们也别怪我,反正为了活下去,老子什么都肯做!”

话音甫落的一刹那,荒域骨魔便尖声叫道:“老骨头,你还等什么?赶紧想用你的祭品吧。”

“哈哈哈,这两个家伙确实不错,邪气萦绕,应该是大荒域内有数的强者吧?好久都没吃到这样的佳肴了。”

“呼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蛮鬼王和邪妖的身躯都被骨髅妖的巨大利爪攥住,而后迅速塞进了它的大嘴内,随着“咔嚓、咔嚓”咀嚼起来。

“呃啊啊啊——荒域骨魔,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!”

“好疼啊,饶命,我……”

“噗呲!”

没等这二位的怒骂和求饶声喊完,就被骨髅妖的利齿嚼了个粉碎,躯体化为纯粹邪气,被对方吞噬殆尽。

“哈哈哈,味道果然不错,好好,这回的祭品我很满意。”万年骨髅妖一边说着,一边拍了拍荒域骨魔的肩头,对方气急败坏的叫道:“享用完祭品,就赶紧替我杀了这群敌人,快呀!”

“别急、别急,我马上动手。”狂妄之极的骨髅妖压根就没把关横他们放在眼里,当然,关横就更不把这家伙当成一回事了。

“吃完你最后一顿了是吧?现在你应该是死而无憾才对。”

乜斜着万年骨髅妖,关横满脸都是不屑和轻蔑之色,说道:“一副骨头架子也敢这么嚣张,看起来荒域骨魔也真是没辙了,竟然想到像你这种下贱东西求救。”

“混账东西,你竟敢辱骂我!找死——”

“呼!”气急败坏的万年骨髅妖挥爪狠狠抓向关横,甲貅王、猴老爹和金阳火就要飞扑过去迎战,关横却道:“都退开,既然这家伙想冲着我来,那我就给它这个机会。”

“砰!”这话甫一出口,关横的重拳便已经迎上对方的利爪,重重一击之后,暴响声陡起:“砰啪!哗啦啦——”